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保险基建投资第一单悬念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桂林三金股票-股票配资网_股指期货配资_股票配资公司排名
2006年初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尘封11载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的基础设施投资大门再次被中国的保险公司敲开。这意味着保险资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金向可能获取更高一点的投资回报目标迈进一大步。
1月13日,在2006年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上,保监会主席吴深度实值期权有配资嫌疑定富透露,国务院已经批准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本刊了解,《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试点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将于近期择机公布。届时,理论上2250亿元的资金将能间接投资基建项目。
在1995年《保险法》颁布之前,保险公司不但投资基建,还投资于房地产、信托等领域,甚至开展信贷业务,混乱的投资造成大量资金沉淀流失。是次,重开基建投资大门,保监会的谨慎超乎寻常。吴定富严令:“制度先行,稳步推进,绝不能一哄而上。”
消息人士透露,保险基建投资的第一单极可能在中国人寿和中国平安两家公司之间产生。目前,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掌管的保险资金超过4000亿元,平安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亦超过2300亿元,两家管理的资产已近中国保险资金的半壁江山。
去年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达到3.6%,比上年提高0.7%。其中,股票投资全行业平均收益达到6%,债券收益平均达到4.5%,协议存款平均收益达到4%以上,虽然基金投资还是亏损,但投资收益率要好于同期市场2.5%。
第一单悬念
坊间盛传,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计划以信托方式投资40亿元于上海2010年世博会项目。但有关方面以保险基建投资试点公司尚未确定为由,予以否认。不过,本刊获悉,平安保险洽商过投资武广铁路。
铁道部授权中国铁路建设投资公司作为铁道部出资者代表控股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公司,中国铁路建设投资公司财务负责人虞浩向《证券市场周刊》证实,平安保险确实与其洽商过投资武广铁路,但投资事宜还没有最后敲定。
据本刊了解,武广铁路客运专线项目总投资约986亿元,需要吸呐180亿元左右的社会资金,建设总工期计划4年半,2005年开工,2010年通车。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公司测算,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全部投资税前内部收益率为10.07%,税后内部收益率为7.98%;自有资金税后内部收益率为8.39%。
虞浩强调:“我们公布的数据经过严密的论证。”
中信证券交通业研究员于军博士称,“目前10年期企业债的利率在4.5%以上的,已经是被各金融机构疯抢了;投资证券市场,这几年下来平均的收益率也不过3.5%左右。武广铁路沿线人口稠密,是黄金线路,其收益率应该较好,估计能达到7%~12%。目前一些运煤专线的净资产回报率能达到20%左右。”
“武广铁路的收益率只是一种预测,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平安保险一位人士表示,“凡是没有以书面协议方式确定的事情,我们是不会相信的,我们自己会对项目进行评估,投资铁路希望有收益保底承诺,但问题是现在的地方政府被禁止做收益保底承诺。”
中国人寿和平安保险眼下均在积极储备项目,它们的视野可以放得更广,因为据知情人士透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基础设施项目主要包括水务项目、交通运输项目(包括高速公路、铁路、港口码头、越江隧道等)、能源项目(如水电站、核电站、油田等)、市政项目(如奥运会、世博会场馆)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
平安保险该位人士向本刊表示,在基础建设投资方面,我们看好水利工程、高速公路、铁道、核电站等有长期稳定收益的项目。
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缪建民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项目选择非常重要,真正可投资项目并不多。根据他原先所在的中保国际的经验,往往一年要看上百个项目,但真正一年能做的也就是两三个。
严控风险
在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上,吴定富强调,保险资金投资基建,必须要把防范风险放在第一位。基础设施投资的规模比较大,操作起来比较复杂,保险业对这个领域的投资又比较生疏,缺乏专业经验,因此保险业必须坚持制度先行,在监管制度没有出台之前不能开展这项业务。
消息人士透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保险公司的资产规模的要求并不太苛刻,要求保险公司上一年度总资产不得低于200亿元;集中管理的可运用保险资金不得低于150亿元。除了一些新成立的公司,主流的保险公司几乎都可以达到。但保监会出于风险控制考虑,并不打算一下子全面铺开,而是选择几家保险公司先行试点。在试点之前保监会将组织专家制订投资的操作流程和实施细则,经过试点完善之后,争取在今年下半年发布这些具体操作规程。
保险资金投资基建,将采取信托的方式。这种间接投资的模式,既绕过了《保险法》的限制,也保证了资金安全。大致路径为:保险公司或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即委托人)将自己集中管理的保险资金委托信托公司(即受托人),由信托公司执行其投资意愿,采用债权投资、股权投资以及债权转股权投资等合同文件约定形式向基建项目投资。具体投资将以信托公司的名义进行,并由信托公司负责具体的事宜;商业银行担当资金托管人,负责资金划拨、清算、审查等任务。
为了控制风险,保监会亦设置了基建投资的比例。消息人士透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按成本计价,投资于基础设施类项目的资产总值不得超过上一年度末保险公司总资产的15%;其投资单一基础设施类项目信托计划的资金,不得超过该保险公司上一年度末总资产的3%。”目前我国保险资产总额已逾1.5万亿元。据此测算,理论上2250亿元的资金将能间接投资基建项目。
战略性变化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往保险资金只能投资金融产品,现在保险资金投资基建获批,这将导致整个保险资金投资格局战略性的变化,减少保险资金在单一市场的压力,减少对利率性产品的过度依赖。
目前中国保险公司的综合盈利率水平主要取决于投资收益率水平,承保业务几乎不能带来收益。近年来我国保费收入按年均30%的增长速度高速增长,然而2001年至2005年我国保险资金运用收益率分别是4.3%、3.14%、2.68%、2.9%、3.6%,接近《保险公司偿付能力额度及监管指标规定》中提出的3%底线。
更令人担忧的是,从1996年底开始,银行存款利率的连续下调,而寿险预定利率的调整相对滞后,较高的预定利率与较低的投资收益率之间的矛盾导致大量寿险“利差损”的出现,使寿险经营面临着严重的“利差损”风险。此外,目前中国保险资金中有75%以上是寿险资金,而寿险资金中逾70%是10年以上的中长期资金,缺少长期投资工具。
国家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周期长,投资回报较高且有政府信用支持,这一投资领域正适合保险公司负债资金运用的特点:安全性、收益性、支付的确定性。根据欧美发达保险市场的一般经验,保险资金投资于基础设施的比例为10%至20%。
“这是保险资金投资渠道的又一重大突破,将有利于推动保险资产结构调整和盈利模式转换。”吴定富在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上说。
(陈玉强 证券市场周刊)